美国铁路华工之翁氏家族

时间:15-04-13 栏目:翁氏源流, 翁氏资讯 作者:公习习 评论:0 点击: 804 次

翁灿业(Tommy Ong)是唐人街有名的私家侦探,走进他的办公室,墙上挂着各种资格证书,身穿制服威风凛凛的警官照,纽约市警徽,还有他和前上司及前市长朱利安尼等政要的合影。

翁灿业身材魁梧,说话声音洪亮,不懂写自己的中文名字,却详详细细地在族谱网站上记录着自己的家谱。“我们家有27代,”他说。

他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华裔,俗称为“竹生”,但每年圣诞他会给台山的亲戚寄照片,也亲自去过台山寻根。

曾祖伯父花旗寻梦

像很多台山籍华人一样,翁家是日本侵华时期来美国的,1965年以前唐人街基本上讲台山话,大家碰面会问:“你几时来的?”对方通常会说:“走日本时来的。”这个共同经历成了台山老华侨的身份认同。

但追溯到更远,翁灿业的祖先其实在19世纪就已经来“金山”寻梦。曾祖父兄弟共三人,两个兄弟先后来美国,一个参加修建铁路,另一个到加州采矿淘金。

大约二十年前翁灿业的母亲去世,他在收拾遗物时发现一张铁路工人身份证,那是曾伯祖父的身份契约。有关曾伯祖父的故事,只剩下这一纸契约,但如今这张珍稀的身份证也已不知去向。

翁灿业只知道,曾伯祖父是以苦力身份卖身到美国来修建铁路的,当时代理铁路公司到中国招工的中介结构许下很多承诺,谎称美国有多好,工人可以获得多好的福利,但工人其实相当于卖身给铁路公司,到美国干很艰辛的体力活。

“他们来到美国才知道受骗了,根本不是想象中那样,但他们觉得自己熬过去了,下一代会过上好日子,”翁灿业说。

翁家祖籍广东台山冲娄区安仁里,翁灿业的祖父翁積华出生于1901年,于20年代来美国,父亲翁锡洪生于1926年,日本侵华时期以“纸儿子”身份来到美国。当时美国排华,禁止华人劳工来美,很多华人是洗衣店业主,却不被视为商人,无法把家人接来团圆。翁锡洪只好冒名顶替别人的儿子,用假名“Richard Wong”入境美国。

翁锡洪在二战中入伍参军,根据当时的法律,他可以入籍为美国公民,还可以从中国把新娘接到美国来,而这位未来的新娘,是翁锡洪的母亲在一个偶然机会中为他物色的。

船上偶遇订立婚约

翁灿业的祖母是最早一批来美国的华人妇女之一。来美国的轮船上,她遇到一个台山老乡陈太太,陈太太说,她有两个16、17岁的女儿,希望为她们寻找夫婿。翁太太说,她只有一个儿子,不过她还有一个侄子,也在美国。于是,这两位太太当场为子女订下婚约,陈家大女儿许配给翁家儿子,二女儿许配给翁太太的侄儿。

轮船上这两位女士是翁灿业的祖母和外祖母,他的父亲母亲的人生,也因这次邂逅而改变。

二战结束后,翁灿业的父亲回台山把新娘带来美国,途中经过夏威夷,好玩的父亲到处跑,差点误了开往纽约的轮船。

翁灿业的祖父祖母在皇后区阿斯特里亚(Astoria)开一家洗衣店,母亲嫁给父亲后,新婚夫妇到距离约一英里远的长岛市开另一家洗衣店。父亲经常跑去赌博,母亲过门很久还没生孩子,眼看妹妹已经生了一个男孩,母亲压力很大,终于在1952年生下翁灿业,全家人都很高兴,第二年又生了一个女孩。

祖辈经营洗衣店

翁灿业还记得,曾祖父最小的弟弟,那位到加州淘金的曾祖伯父,在布碌仑也经营一家洗衣店,老人家很长寿,翁灿业称之为“伯公”或“长伯公”,小时候曾经到布碌仑探访过他。

伯公个子很高,娶一个非裔女子为妻,生了一个混血儿子。翁灿业说,当时华人妇女很少,华人男子娶非裔太太并不罕见。伯公和太太生活在一起,但没有正式登记结婚。70年代,伯公不再经营洗衣店,因为那时候有了洗衣机,华人的手工洗衣店没有了生意。

翁灿业出生后,母亲搬到曼哈顿唐人街住,便于到衣厂上班,他仍跟祖父祖母住在阿斯特里亚。他记得,那时候是手工洗衣服,祖父工作很劳累,每天晚上7、8点才打烊,关店后祖父会坐下来喝一杯酒,放松放松。

翁灿业在当地上小学,当时班里只有他一个华人。祖父祖母对他非常疼爱,他和母亲也很亲近,星期天衣厂不上班,母亲和妹妹会坐地铁到祖父祖母家,把翁灿业接到唐人街。祖父和祖母也会到唐人街买菜,祖父到邓氏公所打麻将,一直到傍晚,才带着翁灿业回家。

警界资深华裔侦探

在学校里,翁灿业和妹妹都成绩很好,他考上布碌仑科技高中,搬到唐人街跟母亲一起住,妹妹跳级并考到布朗士科技高中。妹妹经常带女同学来玩,翁灿业于是从中挑选女朋友,其中一个漂亮女生,后来成为他的太太。

翁灿业后来考到俄亥俄州的阿克隆大学(University of Acron),当时处于越战时期,尽管他不想参军,但还是阴差阳错被抽到签,在美国陆军担任军警,退伍后在布碌仑检察官办公室担任调查员,之后在纽约市警察局服务20年,头衔为二级侦探。从警界退休后他从事保险欺诈调查,于2005年创建自己的私人侦探公司。

在其职业生涯中,翁灿业在执法和司法部门工作了38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曾经在反恐监视队、纽约市调查局、绑架劝服组、内务办公室、组织犯罪组等部门工作。

在绑架劝服组,他曾经在电话上跟绑架分子谈话数小时,劝说对方释放人质,最后向警方投降。

他还给警察局高官上文化多元课,带他们到中餐馆吃饭,让他们了解华人生活习惯,消除种族之间的陌生感。他也是华人警察团体玉石协会的成员,并担任过玉石协会主席。

声明: 本文由( 公习习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链接: 美国铁路华工之翁氏家族

美国铁路华工之翁氏家族: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