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冰古佛藻光公生父考

时间:13-01-07 栏目:翁氏名人, 翁氏源流 作者:公习习 评论:0 点击: 1,825 次

 

翁氏名人中,有一位不比寻常的人,就是圆寂后成佛,至今仍被百姓奉为神灵的扣冰古佛翁藻光。

藻光公,唐武宗会昌四年(公元844)农历二月初八辰时生,福建建安县崇安场吴屯乡人。据清代翁昭泰著的《扣冰古佛全传》一书云:藻光公出家后,誓以勤修自惕每以入圣为念,夏月不扇常衣褚,衣不为暑酷,冬日不火,常扣坚冰而浴,略无寒色,时人神其行,号曰:扣冰和尚。” 藻光公圆寂后被称为扣冰古佛,又称辟支(世传其母夜梦辟支佛,尔后藻光公诞生)古佛、扣冰辟支老佛、扣冰辟支古佛、扣冰藻光古佛等。

闽天成三年(928年),闽王王延钧闻藻光公盛名,以隆重礼节聘他到福州,敬事为王师。藻光公十二月二日在福州鼓山安然圆寂后,闽王以酥油香薪化师身,与弟子法云捧骸骨仍归瑞岩,施钱十万,建塔于瑞岩寺院法堂之后,号瑞应宝塔,以金瓶储舍利子,并封藻光为妙觉通圣大师。” 到了宋代,辟支古佛已被武夷山民间奉为地方保护神,并多次受到朝廷的敕封:宋高宗赵构绍兴六年(1136年)五月赐号藻光为法威大师;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奉旨加封为法济慈济大师;宋孝宗赵眷乾道元年(1165年),又加封为法威慈济妙应大师;宋淳熙十一年(1184年)再加封至法威慈济妙应普照大师;宋理宗赵昀宝佑元年(1253年)再奉诏加封为灵感法威慈济妙应普照大师

据有关资料介绍,藻光公被称为扣冰古佛、辟支佛,成为闽籍享誉最高的古佛(菩萨)神灵,在闽、浙、赣甚至远至四川等地都有影响。连峨眉山等佛教圣山至今都还供奉着他的神像。不仅如此,藻光公对武夷山民俗的影响则更深远。自唐代以来,每岁仲春,邦人迎(藻光公)入邑。为此还要建道场、香斋,并选100名壮汉轮流接送。届期万众云集,甚至福州、浙江、江西等地信徒都结伴而至,香花灯烛,顶礼膜拜,极其诚敬。后发展至村坊、市镇,不分远近轮流迎请神佛恭奉,仲冬方可迎回瑞岩寺,可见迎神风俗之盛。城关则举行蜡烛会,二月初六在西门南北京时间设烛轮,初九举行祭社,陈设极丰盛。蜡烛会还有抢佛之风,村坊青年以杠请古佛为荣。一年一度的蜡烛会,长盛不衰,是古代武夷山一年中最为热闹、最有影响的乡社盛会。

但是,藻光公之父是谁?这才是本文要探讨的问题。可能有的宗亲手中的族谱有记载,笔者因缺乏资料,只能做一些猜测,不知正确与否?是否与族谱相符?请宗亲们指正。

可能宗亲们都看过《簪缨世家 声名远播——翁承赞家族三十七进士一状元考略》(以下简称《》文)这篇文章。该文提到“翁藻光是翁巨隅的孙子”,但却忌言是谁的儿子。这看起来很不正常,其实是作者在犯困,原因就出在该文所使用的资料有问题。

》文讲,“翁巨隅生有三子:长子翁承赞,次子翁承裕,三子翁承检。”问题就出在三子翁承检上。

根据《翁氏族谱》记载,巨隅公的三子是翁承颖,虽然《》文也提到保存在福清市新厝镇漆林村的“清乾隆年间《重建谏议祠碑》、《六桂·翁氏族谱》皆作‘翁承颖’,字袭明(一作‘承明’)。”但该文作者却因看到承赞公的那首《喜弟承检登科》诗,就武断地将承检公当作巨隅公的三子。

其实,承检公是嗣昌公的次子,乾度公的叔父,承赞公的堂弟。堂弟简称弟,这本没什么可奇怪的,但《》文却因此产生误解,乱点起鸳鸯谱来,该文作者犯困也正源于此。

藻光公是巨隅公的孙子,巨隅公有三子,但哪位是藻光公的父亲呢?族谱有载,巨隅公的长子承赞公生四子玄度、弘度、贞度、昭度;次子承裕公生二子正度、可度。都没有藻光公。那么就只能是巨隅公的三子,《》文把承检公当作巨隅公的三子,但族谱却载明承检公无嗣。《》文作者碰了壁,只好含糊其词地写了一句“翁藻光是翁巨隅的孙子”搪塞过去。

由于笔者缺乏资料,只知道巨隅公的三子是承赞、承裕、承颖公。承颖公,官至节度使推官,有无子嗣,却无记载。

族谱没载,但《古佛全传》一书却有如是说法:藻光公是唐末河西节度使翁承钦之子。(承钦公)刚果有为,才华练达,中年难于子嗣,弃职归家,广布善根,多行方便……活人亿万,颂声载道。一夕,梦老比丘,面如满月,风神炯然,荷锡持钵,请求歇宿。傍有侍者对文敬公曰:此即辟支古佛也!已而母孟宜人遂有娠。

由此可见,藻光公的父亲是翁承钦,字文敬,官至河西节度使;母亲为孟氏。但巨隅公的三子中并无翁承钦。而根据族谱记载,官至河西节度使的是巨隅公的三弟、承钦公的三叔父郜公(初名柔正,字季长)。据史载,唐乾宁四年(公元897年),河西(有作西河)节度使郜公以事新朝为耻,遂与东昌刺史蔡炉、将军刘翱(蔡妹夫),率领五十三姓入闽。

承钦公,是否是族谱中的承颖公呢?因没有直接的证据,笔者也不敢武断地下结论。后来,笔者在《地理环境与古佛世家》一文中找到依据:“翁辟支他出生于唐武宗会昌四年(公元844),农历二月初八辰时,他生于香门第名宦家中,其祖父翁巨隅,曾任荣王府咨议参军,父亲翁承钦,曾任保西节度使推官,母亲孟氏为宜人,叔父翁承赞,五代时曾为议大夫,二叔翁承裕,仕至礼部郎中,家境豪富,誉满京城。”

虽然这段话仍有可商榷的地方,如称承赞公是藻光公的叔父,承裕公是藻光公的二叔父。如是,巨隅公的三子的顺序就要倒过来了:承钦、承裕、承赞。显然有误。但该文却提及承钦公曾任保西节度使推官,而不是《古佛全传》说的河西节度使(估计《古佛全传》把承钦公与郜公混为一谈),而族谱所载的承颖公正是官至节度使推官,两者对得上号了。由此可以下结论:《古佛全传》里的承钦公就是族谱里的承颖公,藻光公的父亲就是巨隅公的三子承颖(承钦)公。

《地理环境与古佛世家》一文还提到:(藻光公)“十三岁那年即向父亲提出要求,要出家去当和尚,父母唯一生他一个儿子,爱如掌上明珠。”这句话又帮我们解开了另一个谜:族谱里承颖(或叫承钦)公为何没有注明有无子嗣(可能有的宗亲手头的族谱有)?笔者据此猜测,藻光公是承颖公的独子,既然成佛了,甚至成后人供奉的神灵,就不好再列入。而承颖公又确生有一子,又不能写无嗣,于是干脆不写。

最后还要纠正一个问题,不少文章误将藻光公当作六桂始祖乾度公,如《地理环境与古佛世家》云:“辟支古佛,俗姓翁名乾度”。《武夷高僧鼓山圆寂》云:“俗名翁乾度,法号藻光。”甚至连藻光公的家乡武夷山市档案局网在介绍武夷名人《翁藻光》一文中,也说:“翁藻光(844——928年),为翁乾度法号。”以讹传讹,把两个堂兄弟混为一人了。

声明: 本文由( 公习习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链接: 扣冰古佛藻光公生父考

扣冰古佛藻光公生父考: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