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氏牌坊,写满女人的辛酸

时间:14-12-15 栏目:翁氏宗祠, 翁氏源流 作者:公习习 评论:0 点击: 909 次

采访车在满目淌翠的乡间穿梭,罗镜的映像便清晰地印在脑海。细雨朦胧之中,我们向翁氏贞节牌坊走去。

据介绍,贞节牌坊是特指封建时代为了表彰女性对自己的丈夫坚贞不渝,一生恪守贞节而建立的牌坊。牌坊这种东西到现在已经完全成为历史。

翁氏贞节牌坊建于1838年,由道光皇帝特赐而立。据介绍,翁氏二十多岁时守寡,含辛茹苦把儿子区龙光养育成人,区龙光后来考上了营用守府进士,皇帝感念翁氏的坚贞,特赐了一块贞节牌坊。整座牌坊刻有12个飞凤,栩栩如生。牌坊所体现出来的建筑艺术和绘画艺术具有那种气势雄壮、富丽豪华的特点,让人一看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气派。

翁氏只是封建社会一个年轻守寡的妇女,她从小接受的是“一女不能侍二夫”、“从一而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封建礼教。封建伦常秩序主要表现为“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如果妻子不为夫守节,就把“夫为妻纲”这一条重要内容破坏了。在那个朝代,任何一个女人守寡,都难以有勇气去改嫁,就算被夫家的人逐出家门,她也只能永远过着清灯伴孤影的寂寞生活。她唯一能做的是把所有的心思寄托在儿子身上,儿子的成长、儿子的成材是她最大的愿望。像翁氏那么年纪轻轻就守寡,她恪守妇道,心如止水,她唯一的愿望就是教育好儿子,希望他能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儿子终于出人头地,考上了营用守府进士。儿子的成材令翁氏名声大振,皇帝欣然特赐贞节牌坊,就连翁氏的夫姓欧氏家族也因此沾光。

我站在翁氏贞节牌坊前面,感触着这座历史建筑物浓浓的封建礼教风情。翁氏,在这一片土地上演出过一幕悲剧:年轻丧偶,含泪独力抚养着儿子。儿子功成名就之后,翁氏为亡夫守节五十年,才获皇帝特赐贞节牌坊。翁氏在历史长河中带着坚贞的美誉逝去,留下了一段千古流芳的忠贞佳话。翁氏贞节牌坊上镌刻着历史沧桑,也是封建社会禁锢妇女追求幸福的一个缩影。“存天理,灭人欲”,封建社会的统治秩序让多少妇女牺牲了自己的自由幸福。

我们作为过客,只能在贞节牌坊闪烁着封建色彩的历史长河里去欣赏它留下的震撼人心的人文景观和艺术风采。

我一边拍照,一边在作零乱的断想:翁氏在丈夫死后,有没有产生过再婚的念头?在孤寂的漫漫长夜,她有没有为自己不幸的命运痛哭过?翁氏家族的人又怎样对待这个可怜的寡妇?翁氏获得皇帝赏赐贞节牌坊时,她心中闪过的是个怎样的念头?是苦尽甘来的喜悦,还是如哑巴吃黄连般的有苦说不出的苦涩无奈?乡人对翁氏获得皇帝赏赐贞节牌坊时有多少人羡慕?有多少人同情翁氏的遭遇?不知历史上像翁氏那样获皇帝赏赐贞节牌坊的妇女有多少?不知道获贞节牌坊的妇女在名誉的背后流过了多少苦涩的泪水?贞节牌坊富丽的外表掩盖了多少妇女的辛酸?埋葬了多少个女子活泼的生命?埋葬了多少个女子数十年的青春?

鲁迅在《我之节烈观》中写道:“节烈难么?答道,很难。男子都知道极难,所以要表彰他。”“节烈苦么?答道,很苦。男子都知道很苦,所以要表彰他。”

翁氏守节,她或许是受了当时封建思想毒害而被“自愿”,她只是受当时环境所迫,不得已而甘愿“存天理,灭人欲”。

翁氏贞节牌坊,它带着特定的历史文化意义,它所颂扬的是封建礼教所推崇的对爱情的传统、专一、坚贞,在当今这个离婚率极高的年代,现代爱情故事的男女主角对爱情对婚姻的观念已有所改变,闪婚一族的婚姻能维持多久全凭感觉,闪电式结婚、闪电式离婚的例子比比皆是,像翁氏那样终生恪守妇道忠贞不渝的品格更显得难能可贵了。

尽管翁氏历尽坎坷,但她对爱情的从一而终值得现代人学习,她留给世人的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一段流芳千古的佳话。

贞节牌坊是封建社会葬送丧偶妇女幸福的墓碑,它的出现,让多少妇女孤苦一身,也让多少敢于追求幸福的女子葬身在封建礼教下。所幸的是,它最终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中,留下的仅仅是一个可供后人评说的精美建筑。

(本文摘自云浮三大文化文学丛书之《南江情》)

声明: 本文由( 公习习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链接: 翁氏牌坊,写满女人的辛酸

翁氏牌坊,写满女人的辛酸: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