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慈溪泽山翁氏宗祠

时间:13-08-27 栏目:翁氏宗祠 作者:公习习 评论:0 点击: 1,558 次

前不久,在全国文物普查中,宗祠被列入重点普查内容。据解放初统计,慈溪观海卫镇(包括师桥和鸣鹤)共有大小宗祠60余所,现在大多已荡然无存,唯观海卫泽山翁氏宗祠保存比较完整,还留有宗祠建造和族规石刻,吸引了不少学者和考古专家前来参观研究。其族规后代尚能清晰回忆,故特撰文介绍。
祠堂是古代祭祀祖先的场所。周朝以后的庙祀之制,天子、诸侯之祖庙谓宗庙,而士大夫以下称家庙,即后代的祠堂。建祠等级严格,天子七庙,诸侯五庙,大夫三庙,士一庙,而庶人只能祭于寝。 “祠堂”之名最早出现在汉代,至南宋朱熹著 《家礼》立祠堂之制,始称家庙为祠堂,明嘉靖年间有 “许民间皆得联宗立庙”,于是宗祠普于天下。
翁氏族谱中有东汉 “光武敕寿”二十八宿翁渭者,共扶汉室中央,赐姓翁氏,这是翁姓的开源,由此可知翁姓祠堂在汉代已经出现。据方东先生在 《慈溪六桂堂文化探析》一文中考证,五代后晋高祖天福年间,在福建兴化县,有一位翁乾度,官拜郎中 (应仕闽国),娶妻陈氏,生有六子。公元945年,闽王朝内乱,被吴越国和南唐夹攻而亡,翁乾度携眷归隐莆田竹啸庄,怕被灭族而将六子依次改为洪江翁方龚汪六姓,后六子俱登科折桂,被誉为 “六桂联辉”,十分荣耀。
泽山的翁氏宗祠建于乾隆十七年 (1752)。翁氏自五十世从福建莆田谪戍慈溪为灶民,后盐灶渐废,遂与冯姓联姻。宗族日益繁衍,为上承宗法,下教子孙,营造宗祠。为了不忘其祖,挂上由祖先莆田翁姓大宗祠赐来的唐太宗亲笔御题 “东南钜宗”四个字,并承名“六桂堂”,以承翁氏一族在五代时期六大员之意。祠堂两边挂着 “清帮前三祖”之首的翁岩书写的 “六桂家声,百梅世宅”楹联,抱柱上刻有 “渊源起东汉,随吾步瀛州”等字样,以显其本,成为当时乡里诸多建筑中的精华。
宗祠承严格的宗法制度,立排行而不乱辈,在意识形态方面,翁氏宗族以 “三纲五常”伦理道德为族规,视孝为百善之首,所谓 “生民之德莫大于孝。”故大门边立石碑“勒石永遵”,族规有 “少有所育,老有赡养,敬老爱幼,勤耕苦读,不受金钱迷惑,不受美色迷恋,即官者奉公守法,民者安分守己,历代祖上谆谆告戒,务需遵守”等内容。
翁氏把宗祠看成高于一切,一直奉行 “有水火及盗,则先救祠堂,迁神主遗书,次及祭品,后及家财”的做法。宗祠是祭祖的圣坛,祭祖则是全族头等大事。一年之中祭祀活动繁多,有常祭,专祭,特祭和大祭。如祭及高曾祖考有四时祭,冬至祭始祖,春分祭先祖,秋分祭和忌日等特祭,另有春节、清明、上元、中元、重阳、除夕、谢年等俗节祭。宗族还规定,子孙结婚生子、入泮中举、出仕升任等大喜事皆应祭祖。
春节是一年之始,宗长首事开祠堂大门,带头上香拜宗,鸣炮三响,族内各房有添丁者登记入册。宗祠内还分年糕,十六岁谓大丁,能分得正股,十六岁以下谓小丁,只能分得半股。六十岁退丁,可分的年糕加一寿,以后每增十岁即增一寿。还有贞节寡妇也可分年糕,还另发津贴称 “月给钱”以资嘉奖。清明节一到,祭祀上坟,宗祠办上坟饭,凡十六岁以上都可以享受。
翁氏族规,春夏秋冬四时大祭仪式隆重,族人需全体参加祭祀,祭祀择吉进行,通知祭祀日期。大祭前,要沐浴,斋戒,禁房事,全族梳洗整齐,齐集祠堂大厅,有官爵者需着官服,平民也要服装严整。族长主祭、正献,族副提任分献,还有陪祭、读祝文及纠仪(监督祭祀程序,纠察礼节)、段辞 (代表祖上向子孙训词)、分引 (引导正献及分献至神位前)、执事等。据传有九十多项程序,最后一道程序宜宗赐食,俗名“聚饮”,由宗族开办酒席,全体祭祀人饱食一顿。另有一种为 “分胙”,宗族不设酒席,按户按丁分发胙肉。凡本族参加祭祀活动的,必须是本族成员,但女子不具备祭祀资格,因本族女子虽与本姓祖宗同一血统,但一外嫁,便成外族成员,外族女子嫁入翁族,只能用为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她们依附男子,在族内不具备独立人格,因此女子皆不得参加祭祀。
另外,秋后收租,冬至过节,择吉谢年,七月放焰,也由族长主持祭祀仪式,表达族人 “慎终追远”回溯思源报本之心。讲族规,查排行、整族谱,重申人伦尊卑,令子孙不得重犯。如族人触犯宗法,应受剥夺祭祀的处罚,即违背祖训成为不肖子孙。子孙若有不孝不悌,奸淫赌盗,弃地抛荒和弃子抛婴者,不许入祠参加活动,并要削丁逐族。另外还规定,已具备祭祀资格的子孙,应参加而不参加祭祀,也要受一定的处罚。
祠堂大门,一般常闭不开,凡子孙犯重大族规,需宗族处罚,或异族侵害本族利益,有引起械斗之势,众男丁聚集大厅,悉候宗长指挥。族中消防、水龙、教育、疏通道路以及寡妇守节的月给费等均由祠堂开支。
解放后,随着宗族制度的瓦解,祠堂失其主石,主体堕地,失去了往日繁荣景象。五四时期的陈独秀认为“中国社会种种卑劣不法残酷衰微之象,皆根源于宗法制度”,并指出其四大弊害: “一曰损坏个人独立自尊人格;一曰窒碍个人意志之自由;一曰削夺个人法律上平等之权利;一曰养成依赖性,戕贼个人之生产力”。列宁还把宗法家族的组织方式痛斥为 “亚洲式的野蛮”。随着社会的发展,时至今日人们对宗法制度的认识又有了新一层的看法,翁氏族规中虽然有许多封建糟粕,但其敬老爱幼,禁奸淫禁赌博,禁土地抛荒、禁弃婴等许多族规,放进任何时代都不会过时。有些研究民俗学的学者还认为陈列这种革命式的激情都剥夺了理性的公正,单有政治学或历史学或经济学或文化人类学的知识和经验而缺乏其他社会科学素养的人,只能略识皮相。
现在我们看泽山翁氏宗祠,看到它不但反映着古代的建筑传统艺术和技术水平,还对研究当地民俗学起着重要的作用。

声明: 本文由( 公习习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链接: 宁波慈溪泽山翁氏宗祠

宁波慈溪泽山翁氏宗祠: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读者排行